海底惊魂,寻秦王长生之谜11

海洋之神平台 网站编辑 浏览

小编:花生故事APP/作者:邪灵一把刀|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我倒抽一口凉气,手里一个哆嗦,探照灯顿时啪的掉在地上,这

我倒抽一口凉气,手里一个哆嗦,探照灯顿时啪的掉在地上,这……这他娘的见鬼了?

探照灯这么一摔,估计是碰到开关了,顿时就灭了,船上便下子黑了下来。

泥鳅就跟被踩了尾巴一样,在黑暗中叫道:“哎,老陈,你拿个灯都拿不稳啊。”博士张就站我旁边,她立刻弯腰将强力探照灯拿起来,重新打亮,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”

我没有看她,而是伸手指了指海面,心脏砰砰直跳。

博士张立刻将探照灯打到海上,其余人也跑过来往海里望,这一下看清情况后,一船人都觉得脊背发凉,寒气噌噌从脚底往上冒。

只见那具浮尸已经逆流漂浮到了我们船边,正围着船边漂来荡去,那情形,别提多诡异了,就仿佛这具尸体是活的一样!

须时,它头朝着船边,看样子仿佛想上船。

泥鳅双眼瞪大,怪叫一声,一脸惊恐道:“这、这,我没花眼吧,谁掐我一把,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。”我于是顺手掐了他一把,泥鳅顿时疼的嚎了一嗓子。

犹米吓的脸色惨白,忍不住就抬起了枪,对着海里的浮尸。

我扶住犹米的枪头,低声道:“先看看再说……”话音刚落,耳边便响起了一阵撞击船板的咚咚声。

只见水里的浮尸正一个劲的撞船,仿佛要将船底撞个窟窿。

那咚咚咚的撞船声让我们一船人心慌意乱,犹米咽了咽口水,道:“陈、陈哥,咋办?”

我虽然遇到过不少离奇事,但向来不信邪,当即放下手,冲犹米比了个开枪的手势。

犹米向来听我的话,见此立刻冲着撞船的浮尸一阵扫射,一时间,船下的海面水花四溅,浮尸也随着被击乱的海水荡来荡去,渐渐看不清身形。

犹米扫完一通弹夹,喘着气趴着船栏往下看,只见海水幽深,哪里还看得见什么浮尸?

我舒了口气,管它是诈尸还是海鬼,总之对上枪子儿还得怕三分。

石教授看着水面半晌,忧心道:“刚才那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我看不太平,还是安排守夜,大家轮着休息。”即使石教授不说这话,我也不打算让一船人全睡觉,多年来的习惯让我随时注意警戒,当即,我们安排了好了轮班,由我守头一班,其余人先休息。

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这回没人敢往船舱睡,即便明知这船上是安全的,但也总觉得渗的慌。

一船人都在甲板上打地铺,我就站在船头,到也不觉得害怕。

须时,众人也慢慢进入梦乡,唯有泥鳅缩在睡袋里伸出脑袋叫我:“哎,老陈,我睡不着,要不你先睡,我守上半夜。”我见泥鳅两眼瞪的贼大,确实不像困的样子,于是跟他换了岗。

睡袋里面缝了一层网棉,中间套着粗麻,外层还罩着结实的防水布,一睡进去,外面冰冷的海气就被隔绝,热乎乎的让人昏昏欲睡。

我不知是这几天太累了,还是体内的毒素没有清除影响了身体,总之眼皮虽然累的睁不开,脑袋却一抽一抽的胀痛,只迷迷糊糊的睡着,根本睡不沉。

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耳边忽然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撞击声,我头晕脑胀的厉害,眼皮累的睁不开,起初想起来,却仿佛被什么压住一样,就是爬不动。那感觉,有点儿像民间说的鬼压床。

我心知不对劲儿,便使劲睁开眼想起来查探,可身体却十分沉重,渐渐的,那咚咚咚的敲击声越来越密集,也不知多久,我才从那种古怪的感觉中挣脱出来,猛的睁开眼。

醒来时,眼前是一片黑暗。

我钻出睡袋,一下子坐了起来,侧耳倾听,那声音却又消失了,仿佛是我在做梦一般。

船上的马灯,在海风中被吹的晃晃悠悠的,光影摇曳中,我转头一看,发现泥鳅正靠坐着,一手支着枪,下巴搁在枪座上打盹儿,脑袋一点一点的,仿佛要栽下去。

这混小子,让他守夜,他居然睡着了。

我继续侧耳倾听四周,只听到海潮涌动的声音和海风刮过的声音,那咚咚的撞击声,仿佛只是我的一个幻觉。那种声音,却让我想起了不久前浮尸撞船的事儿,心里不禁咯噔一下,猛地起身,端着枪走到了船舷边往海面看。

海面黑幽幽的,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浮尸。

此刻夜风浩荡,海面的雾气消散许多,夜幕下天穹的阴霾也跟着散开,抬头一看,只见月亮圆如玉盘,昏黄的挂在正中的天上。

我抬腕看了看表,发现这会儿居然是凌晨三点,我一算,自己居然就这样模模糊糊睡了六个小时。

看样子我刚才冤枉泥鳅了,他不是贪睡,估计是想让我多歇会儿,所以没有叫我换岗,结果自己撑不住睡着了。

我于是伸脚踢了踢泥鳅,他立刻醒过来,端着枪茫然的叫道:“不许动!”那流着口水,双眼迷蒙的模样,看的我几乎要笑出来。

等看清是我后,泥鳅抹了抹嘴角的口水,抱怨道:“我说你叫人的时候,能不能用嘴啊,干嘛用脚踢我……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vtechnonews.com/haiyangzhishenpingtai/6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